柚子味绿茶

hi~叫我柚子就好 (*^▽^*) 本人粉的cp是锤基、虫铁/铁虫、EC 本人有点杂食,本命是锤基,不能逆的❗️❗️❗️

写给我的初心神兄弟:Thor and Loki

Loki……

CAY-Z:

写给锤基,剧透预警:


配合岑宁儿“追光者”歌曲食用更佳。


评论和我一起抱头痛哭吧。



电影上映之前就被剧透了很多,提前就知道Loki开场就死掉的消息,去看电影之前给自己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作为一个曾经屠杀纽约的反派,这样死去勉强可以算作是个不错的归宿。


说实话锤基对我来说意义不一样,mcu所有cp我都吃了吐,吐了吃,只有锤基对我来说是初心,总有“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好啊我想爱你们一辈子”的想法,雷神3里Loki乖乖的样子让我怎么看怎么怪异,总觉得像是一种奇妙的暗示(锤基女孩日常瞎感应)就好像一个人临离开前想要给最爱的人留下最好的印象一样。


不幸的是一语成谶了,复联3果真在外太空战场第二个牺牲的就是二公主。
就算提前知道再多,可在电影院亲眼看到这个场景后我还是完全无法忍受,眼泪呼啦啦地往下掉。


我是Loki,阿斯加德的皇子,奥丁之子,约顿海姆的合法国王,诡计之神。


他这样说的时候我的眼睛已经一片模糊了,终于看到这个别扭的小孩愿意和世界和解,却是在他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阿斯加德的皇子,是他终于承认自己对阿斯加德深切的感情,终于承认自己臣服于阿斯加德的新王,即使他已两手空空一无所有;奥丁之子,是他终于承认众神之父的养育之恩和他深深爱着的、传给他法力的母亲,即使他曾因为这些迷茫地想要放弃;约顿海姆的国王,是他不再逃避自己的血统,也不再因为这个而感到低人一等,即使这份血脉带给他的只有无尽的痛苦和折磨;诡计之神,是他曾经无数次给Thor耍的小把戏、无数次企图用计谋来引起哥哥的关爱却徒劳而归的见证,是他用最后的骄傲嘲笑灭霸杀死了他,却永不如他高贵。


霜巨人的银舌头念出Odinson这个词语时,邪神的绿眼睛下意识地去找寻哥哥的目光,直到现在他们之间一千五百年的恩恩怨怨才终于被一个odinson抚平,再次连接,那些曾经的两小无猜和拥抱,那些眼泪和并肩作战,全部用来换回四目相对的那一秒钟。


“我的弟弟死了,虽然他以前也不是没死过……可我很害怕,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次他可能真的不在了。”大块头的雷神坐在一艘漂泊在无边星际里的飞船上说,多少次的生生死死好像给他和弟弟之间打上了某种奇怪的心灵感应——雷神3中他发现弟弟没有死的时候仿佛并不怎么惊讶,但复联3提起弟弟的时候,坚强的可以承受住整个星球力量的男人迅速红了仅剩的那只眼睛。


 


兄弟俩可真不愧是兄弟俩,一大一小,两个哭包。


雷神落泪的时候在想什么呢?我们不知道,只能大胆猜测,是想起他和弟弟曾经拥有的一切吗,是想起年少的他们一起豪言壮志地宣称要杀光霜巨人吗?后来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就是霜巨人的时候,他的心里也像此时此刻这样难受吗?
小王子终于在临死前再次拥有了自己曾愤恨的一切,父母,阿斯加德,故乡和哥哥,是想告诉Thor吗?告诉他,哥哥,这世界上的怪物就剩我一个人了,不要杀死我,带我回家好吗?


也许雷神的回忆并不那么久远,而仅仅是一天之前,他的弟弟还活蹦乱跳地站在船舱里,好端端地接住了他扔过去的瓶盖,告诉他:“I am HERE.”我们无法得知雷神现在是否宁愿loki再次欺骗了他只是一个幻影,或者他们在互相确认后是否曾经有过一个几个世纪来唯一一个心无芥蒂的拥抱;或者更近的一个小时前,灭霸的手捏住他的太阳穴时,他有没有隔着硝烟,隔着一地尸体,看到弟弟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涌出来的眼泪?


雷神仅剩的蓝眼睛在一片缥缈的虚空里寻找,却发现弟弟的尸体也被他抛弃在无垠的星河里,他从来,到去,什么都没能给哥哥留下——妇联2时雷神看着弟弟的权杖,在众人背后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这是他的弟弟留在世界上唯一的东西——而这一次,却什么都没能留下。


我曾经在一篇同人里给神兄弟写下过这样的片段: 


 


 


他们兄弟俩早就已经长成了两个大小伙子了,有时候Thor会想,阿斯加德的毕尔斯基尔尼尔宫里那张他们俩幼时曾无数次一同入睡的床可能也早就躺不下他们两个了,每当这时候Thor才会意识到他和Loki也许已经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了,他们早已不是“你去哪里我也去哪里”亦或是“除了我谁也不能占有你”的那种关系了,他们之间那些因为在同一个地方被抚养成人而形成的少的可怜的共同点也早就消失了个干净,也许是从Thor和他地球女友第一次接吻的那一秒钟开始,也许是从Loki假死在他怀里咽气那一秒钟开始,Thor无数次地想要把Loki拽回他所谓正确的道路上,可是他从来都不知道Loki到底想要什么。


 


当那一次他的弟弟为了救他而死在他怀里时,雷神的大脑终于在过多的情感冲击下罢工了,它叫嚣着疲惫拒绝再接受处理更多它力所不能及的感情。Thor没觉得悲伤,只觉得解脱,这次他终于把他的弟弟搂在了怀里,而不是看着他松开妙尔尼尔的锤柄消失在无垠的星河里杳无音信,Loki死了,但是死在了他的怀里,就在他的臂弯里结结实实地拥着他弟弟的尸体——而这竟然就让雷霆之神感到了诡异的满足。


 


接下来的几年Thor不知道自己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什么好像都没有变,但却又什么都变了。他把Loki的黑发剪下来编在自己的金发里,他把Loki的名字请提尔在Loki墓前刺在自己的胳膊上,他在中庭和阿斯加德来回往返,生活仿佛过的充实又有意义,仙宫没了邪神什么都没能改变,好像这个世界本来就那个黑发的青年格格不入,少了他就好像拔掉了机器上一颗位置错乱的螺丝钉,一切都好的不能再好。


 


那些日子里Tony甚至给Thor布置了一间私人的房间,摆设全都由Thor口中描述的“阿斯加德时下最流行的装饰风格”特意定制打造,Thor在中庭的人气一路攀升,他定期参加Tony给他安排的各类见面会,出席那些所谓的上流名媛的聚会,每周末的晚上Jane都会和他一起拉着手在第五大道上散步,霓虹灯下,漂亮的女人依偎在他肩头的时候路人都忍不住侧目鼓掌拍照,他的生活好像不仅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反而越来越步入正轨。


 


可某天他和Jane在曼哈顿的街头吻别后,来自第五大道尽头的晚风暖洋洋地吹过他的脸颊。他身上穿的是那件傻得可以的雷神盔甲——这身行头他太久没有换上过,而今天在一个钟头后他即将要和他的复仇者朋友们出席某场新闻发布会,那时他只是随手地捻了捻那个仿佛总是捋不平的衣角——然后他就和突如其来的悲怆撞了个满怀。


 


他依稀记得,在Loki成人礼即将开始前的后殿里,雷神发现自己被老鼠啃坏的盔甲后不顾丢脸地企图寻求Frigga帮助的那个晚上,Loki气急败坏地夺过那件衣服动作僵硬地为他缝补了一刻钟。


 


曼哈顿的傍晚红霞铺了满天,三三两两的情侣在漂亮的光影下拥抱接吻。而伟大的雷霆之神Thor·Odinson攥着那个针脚乱糟糟的衣角就那么闷头走,一路走到复仇者大厦,一路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当他的大腿底面终于接触到柔软的床铺时他再也没能把哭声堵在嗓子眼里。


 


他一个人坐在床上嚎啕大哭,他把脑袋埋进那一只文着Loki名字的胳膊里流眼泪——另一只手还死死攥着那一片被缝补的乱糟糟的衣角。那一天是Loki离开他整整一周年,一年里他每天早上都要把那束黑发编进自己的长发里,每一天都无数次地抚摸那片被墨水浸染出字母的皮肤,他一直都没有一种Loki已经死了的感觉,他就这么自欺欺人地活着,潜意识里那个黑头发苍白皮肤的小混蛋还在遥远的仙宫里,在毕尔斯基尔尼尔的那张床上等着哥哥回家。


 


而一刻钟前,距离阿斯加德万米之外的中庭街道上,时隔一年Thor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Loki的离开,他就是那时突然意识到他的弟弟已经死了,而且再也没有吹活转来的可能,他的弟弟就是咽气了,为了救他而死在了他的怀里,死在了哥哥和他新女友的面前。Loki多么爱漂亮的一个人啊,尸体上沾满了灰尘和泥土,那总是梳的整整齐齐的黑发也早就蓬乱地遮住了他瘦削的脸颊,他最爱的那件绿袍子被血染成墨绿色又被泥水浸湿,还好他已经看不见了,不然看到自己这副不体面的样子总得发了疯——可Thor就不那么觉得,他觉得Loki就是Loki,他的弟弟怎么样都好看的没边儿,就算那具身体了无生气地倒在他怀里,他还是要说那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和他的弟弟比,巴德尔和芙蕾雅都得靠边站,仙宫里再无第二人比得上他的弟弟Loki·Odinson,在Thor心里他从来就是Odinson家的小儿子,Laufeyson这个该死的姓氏怎么能配得上他弟弟那般高贵呢?


 


Thor坐在床上一直哭一直哭,哭的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黏在胡茬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地打起嗝来,他想要让自己闭嘴,可他一旦想到弟弟死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就想一直坐在这儿哭,不去想什么该死的发布会还有那个他并不知道算不算女朋友的Jane。


 


Tony找到嚎啕大哭的雷神时发布会已经结束了,他万万没想到缺席的雷神居然就乖乖待在这个布置奇特的房间里宣泄莫名其妙的情感,Tony觉得其实他跑回房间里来哭完全是多此一举,就算Thor现在坐在曼哈顿最繁华的大街上哭人们也最多以为他是个神经病,没人会想到这个哭的如丧考妣的男人就是叱咤风云的雷神Thor,也没人会想到他哭的对象就是那个所有人都厌恶的邪神Loki。Tony就隔着一扇门一直等啊等,等到天黑,等到星星挂在夜幕上,期间他还分神思索了一下阿斯加德的奇怪审美:他按照Thor的要求把他的房间涂装成了满墙的森林绿,他吩咐工人敲定颜色的时候总觉得那颜色无比的熟悉,一个答案就在嘴边呼之欲出——


 


可半晌Tony还是茫然地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Tony自言自语道,“也许真是阿斯加德的老神仙都喜欢这破颜色,这可说不准呢。”


 


我作为一个杜撰者,当然无从得知是否雷神对弟弟的离去有着这么强烈、这么执着的情感,但Loki的气管被灭霸生生掐断的时候,我看到的是雷神痛苦地想要闭眼却还想确认弟弟是否还有存活的希望的眼神,我看到的是雷神因为连弟弟的尸体都无法保护的痛苦,我看到的是高高在上的雷霆之神的脆弱——当他用血肉之躯承受整个星球的力量的时候,心里也在想着那个绿眼睛黑头发的小混蛋吗?当他有如神兵天降在瓦坎达大吼着让灭霸滚出来的时候,我看到的不是强者的志在必得,而是已经失去一切无路可退的困兽犹斗。


 


He killed my brother.


 


Borther——直到最后的最后,雷神仍然这么介绍着自己已经死去的弟弟,无所谓收养,无所谓曾经的伤害,那是他的弟弟,也是雷神在这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从此之后,他漫长孤寂的五千年生命,没人能和他共享。


 


雷神也许在后悔,他不知道临死前他的弟弟有没有反应过来:


 


在这个世界上,在所有比Loki·Odinson强大的人里,能够被他那把小小匕首伤害到的,只不过一个Thor·Odinson罢了。






评论

热度(258)